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百姓故事
少客擔
發布時間:2020-09-04 09:35:32

余書旗

  “少客、少客擔”是汾口方言,“少客”指的是貨郎,而“少客擔”便是貨郎擔了。

  小時候的少客擔,是我們這些毛頭小鬼的盼頭,只要一聽到撥浪鼓“咚咚咚咚”或“叮叮篤~叮叮篤”的聲音,便知道有少客擔進村了。那“叮篤叮篤”的聲音很具誘惑力,因為那是“叮篤糖”來了的標志。這時,那些小孩便像是從哪個地方突然冒出來似的,只一會兒功夫,便把少客擔圍了個水泄不通。少客擔用來招攬生意的樂器有兩種,一是撥浪鼓,搖起來“咚咚咚咚”;二是“打擊樂器”,一把小鐵錘有節奏地敲打著手掌大小的鐵板,“叮叮篤,叮叮篤,叮叮篤叮篤叮篤”。

  少客擔上的貨物五花八門,大多是一些農家的日用品,大到皮帶老人帽,小到針頭線腦、頂針斜條什么的,應有盡有,是當家婦女的最愛。而小孩的最愛,當然便是那雞毛換糖的吆喝聲了。少客擔的糖有好幾種花樣,有驅蛔蟲的角尖尖的“寶塔糖”,有一小顆一小顆涼涼的薄荷糖……而最受小孩喜歡的,便是那需要用小鐵錘和小鐵板“叮篤叮篤”敲下來的“叮篤糖”了?!岸:V糖”就是飴糖,一種加了炒粉的飴糖,加了炒粉的飴糖不粘手也不粘牙。每次一聽到“叮篤叮篤”的聲音,小孩便在家倒騰開了,什么豬毛雞毛、牙膏殼膠鞋底、豬骨頭牛骨頭牛角等等雜七雜八的,都可以換糖。那些貨郎因為見得多了,便非常了解各地的風俗習慣,因此,他們招攬生意的吆喝也會因時因地而有所變化。平時他們會喊“雞毛~換糖”,但到了臘月底正月初,他們除了吆喝:“雞毛豬毛豬骨頭牛骨頭都要的”以外,吆喝得最多的是“豬毛~換~燈草”,因為那時農村還沒用上電,過年了,每家每戶點燈的時間便多了,燈草的需要量也就大了。

  小時候,每當在大年三十或正月初一看見貨郎在村里吆喝時,怎么也想不通大過年的,很多人都會從老遠的地方趕回家與家人團聚。曾聽父親說過,鄰村有父子倆在安徽屯溪做生意,因為生意好,一直忙到大年三十的頭天深夜才關門,第二天一大早,父子倆人便匆匆往老家趕。不巧天上卻飄起了雪花,因為要過大連嶺,怕走到半道大雪封山,便有些遲疑,但想到今天如再不走,過年就不能與家人團聚了,便毅然冒著大雪出門。好不容易走到大連嶺頂的時候,雪卻越下越大了,漸漸地已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溝,還好因為經常走這條道,也不致于迷失方向。跌跌撞撞地走到山下時,天已完全黑了,只得在山腳的連嶺腳村借宿了一夜,第二天天未亮便起程,一腳一滑趕到家里時,已近傍晚時分,這便是家鄉人對于過年的概念??蛇@些少客卻倒好,這大過年的,不好好在家與家人團聚,卻東跑西顛地吆喝“豬毛換燈草”,孰輕孰重分不清嗎?問大人,有人解釋說:“他們是收雞毛豬毛豬骨頭牛骨頭的,過年不來,平時哪有得收啊?!币灿腥苏f:“各處各鄉規,這些少客擔大多是金華、蘭溪、義烏人,他們老家有個規矩,男人不在外面過三個年就不算男人,沒臉回家的?!蔽宜朴兴?,聽起來兩者都有道理,但我并不能闡釋他們這種謀生方式的真正意義。

  如今農村早已不見了少客擔的蹤影,撥浪鼓的聲音定格在我們那一代人深深的記憶之中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排列五概率包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