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被風吹過的夏天
發布時間:2020-09-04 09:36:21

程倩

  時間就是這樣,夜里躺在床上失眠,第二天的鬧鐘就響了。再下幾場雨,夏天就結束了。

  晚風含涼,悠悠地把日歷又吹過了一頁。雖然悶熱的日子還會延續,這個被風吹過的夏天里,你留下什么了嗎?

  白天的知了一直在耳旁鳴叫,十里荷塘的蓮蓬長勢甚好。偶爾同學朋友聚聚,喝酒吃茶聊生活;周末給自己做一個樣子不好看卻味道不錯的蛋糕,犒勞自己嗜甜食的味蕾;看會兒書,穿著新買的小清新涼鞋去樓下拿快遞……人生貌似平淡,意義卻很多。

  有些往事就像夢一樣,在夏天快結束的晚風中飄飄蕩蕩上了心頭。

  小時候,我總會把好吃的留到最后一口吃。

  記得有客人來家里吃飯的時候,奶奶會燒一大桌菜。一大早嬸嬸就買好了菜,有肉有雞,還有茄子、豆角、番茄……一般都是客人先上桌,然后大人們圍在一起喝酒吃飯,我們小孩子就放碗在太師椅上吃。大人們會給我們拿一個小碗,里面夾一些菜,毛豆、炒雞蛋,還有雞腿、雞翅之類的,另外再用一個小碗盛飯給我們。因為我小時候很挑食,奶奶總會小私心地多夾點菜給我。

  按照習慣,我會先把碗里的蔬菜就著米飯吃完,最后才吃雞腿。眼見大弟弟一個雞腿啃完了,我才慢悠悠地拿在手上啃,獨自享用雞腿的快樂時光。

  因為我心里一直就是這么想的:先吃不好吃的,之后再吃好吃的,好吃的才會變得更加好吃起來。吃完之后,嘴里留著的全都是雞腿的香味,感覺很滿足很幸福的樣子。畢竟那個年代物質匱乏,期待已久最后吃好料的時候,心里的怒放感應該勝過味蕾的繽紛吧。

  長大后看錢鐘書先生的《圍城》,我看到對于喜歡的東西,第一口吃和最后一口吃的解讀。他是這樣說的:一串葡萄到手,一種人挑最好的吃,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后吃。

  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,因為他每吃一顆葡萄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;第二種人應該悲觀,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剩下的葡萄里最壞的。不過,事實卻適得其反,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,第一種人只有回憶??赐曛蠡腥?,啊,原來我是這樣的人。

  長輩們不是總說:要先苦后甜,開源節支,生活才能越過越好嘛!相比起每過一秒,都只能活在上一秒的美好回憶里,我更希望未來的日子充滿喜悅。

  真正長大成熟甚至半輩子過完后,我發現以前長輩們教導小輩的那一套理論,好像并不完全正確。因為人生經驗告訴我,把好的東西留到最后吃,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。

  比如說,有些年紀大的老人總是把小輩們送來的糕點、水果放在冰箱里,等記起來想要去吃的時候,往往不是糕點超過保質期,就是蘋果變得又軟又皺,梨子大部分爛掉了……因為留到最后的食物,會失去它的最佳品嘗時間。是老人吃不完嗎?不是,是老人舍不得吃,想留到下次特別想吃的時候再吃。就這樣,下次等到下次,一直到東西壞掉。

  后來我發現,先吃自己喜歡的,并沒有降低幸福感,雞腿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好吃,甜品第一口也一定要吃喜歡的香芋丸子,榴蓮要買最新鮮的,西瓜要最先吃中間的那一勺……因為我害怕,等哪一天稍不留神,想吃的雞腿就吃不下了,香芋丸子會把假牙沾下來,喝酸奶會吐……我不得不承認,不是什么事情都會等我的。

  時間永遠是不可控的因素。所以,想吃的食物,千萬不要擱置太久。同樣的道理,在感情上都同樣適用。遇見喜歡的人,等啊等啊,等到最后,就不是屬于自己的了;曾經的朋友,久久不聯系了,最后也許就成了碰見只打個招呼的熟悉的陌生人了……所以,想吃的東西,我就抓緊把它們吞到肚子里,不在乎它會不會讓我長胖幾斤;喜歡的人也及時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,不必等到什么“對的時間”。因為,喜歡的東西不必留到最后一口,喜歡你的人不會讓你等待太久。

  今年的整個夏天又要過完了,我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做,也始終沒有遇見喜歡的那個人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排列五概率包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