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理發店
發布時間:2020-09-15 09:14:05

程倩

小時候,除了對十字街印象深刻外,還有一個是就是十字街上的理發店。

那時候的理發店都是國營的,叫“人民理發店”,小鎮上只有這一家,大概位于現今十字街外高橋大酒店和建設銀行中間的位置,鎮上的人大都去那里理發。

那時,有一門好手藝是件很讓人羨慕的事情,行行出狀元,理發也是如此。印象中,那里的生意一直很好,幾乎每次去都要等候。因為那時候沒有電話預約,口頭約了也沒用,時間掐不準,等你去了,遇上別人在理,總歸還是要等候,不可能理了一半就換人。

好在我的記憶里,等待從來不是件枯燥無味的事。

人民理發店進門兩側擺放著幾把理發專用椅,可以調節高度。椅子對面是一面大鏡子,椅子是鐵質的,兩邊是扶手。在椅子一側有個搖把,可以將靠背放倒,以方便給男顧客刮胡子,而椅子的腿是鐵圓盤形狀,看上去很結實。

我見過父親在理發店刮過胡子。理發師將沾滿肥皂水的毛刷往父親胡子上涂,泛起白色泡沫時,父親就像圣誕老人一樣。把打開的折刀往一條長長的布上來回剮蹭后,隨著刮胡刀在父親臉上掠過,胡子隨泡沫一起脫落,感覺父親立馬年輕了許多。

女人洗好了頭發,用毛巾包裹起來,無比慵懶。一旦散開,濕漉漉的頭發上,還帶著先前熱水的溫度,等待理發師騰出時間來修剪或者燙發。還有女人帶著毛衣去織,和認識的人聊家長里短。男人在等待的時候,也會偶爾抽根煙。

大人們聊天的時候,我在一旁翻母親買來的《大眾電影》之類的畫報,看里面漂亮的女明星,再仰頭看看墻上貼的美女美發圖,比較不出哪個更好看些。耳畔是“嗡嗡”的吹風機的聲音,夾雜著理發師和氣的說話聲,還有香香的摩絲味道,有一種讓人輕飄飄的感覺,暖融融的,誘得我眼皮直往下掉。座椅上地上到處都是剪下來的碎發,一不小心就會粘到衣服上。我從小愛干凈,就坐在椅子上晃著小腳丫不落地,這樣也不會讓自己睡著。

輪到我了,是個胖胖的女理發師,和我父親認識。她問我父親你女兒要剪什么樣的發型,我父親說,你看著剪吧。將自己的腦袋交給胖阿姨,按道理說是全然放心的,但不知道為什么,我總是很緊張?,F在想來,其實那時候的我容易害羞,為了掩飾,總喜歡動來動去。另外我就是不喜歡剪短發,因為幼年時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奶奶愛看越劇,時常帶著我和隔壁的文英媽媽一起去看,我看見大戶人家的小姐都是留著長長的烏黑發,美得很。所以,每次剪發我都讓理發師很為難,一個勁地哄我“不要動,動了會剪到耳朵,流血就糟了……”于是,那些年里如果有人不小心看見一個被理發師按在座椅上,胖乎乎的皺著眉頭很不情愿的小女孩,那基本就是我。

記得后來有次去剪發,還是那個胖阿姨,她邊理發邊和我聊天,說我長大了,不用父親陪同來理發了,還問我學習成績如何,我都一一作答。那時因為上學了,梳頭扎辮子比較費時,所以直到高中畢業后,我才又蓄起了長發,但不會太長,只是扎個馬尾辮而已。

再后來,隨著時間的推移,小鎮上有了好幾家私人美發店,國營的人民理發店越來越不景氣,最后解散了。私人美發店里有個名為“唐禮仙”理發店的最有名氣,唐禮仙是個姑娘的名字,比我大不了幾歲,秀氣的外表,燦爛的笑容,精湛的手藝,贏得了小鎮上年輕人的喜歡。想起我后來的結婚發型和妝容,我家娃剪滿月頭都是在她店里完成的。再后來,什么巴啦啦、夢幻主流等時尚美發店也一家家冒出來。記得從人民理發店出來的胖阿姨自己也開了一家小小的理發店,在東風旅館后面,專門給小孩老人理發,傳承著傳統的手藝。前幾年,胖阿姨年紀大了,退休了,人民理發店的手藝也在小鎮上斷代了。

斑駁了時光的墻壁,掉了漆的木門,有腔調的吊扇,可高可低可旋轉的鑄鐵皮椅,各式全手動的理發工具,理發店里的特殊味道……一切皆成回憶,轉眼人生已過大半,不過有舊事可懷,有舊人可想,這也是件幸福的事。

千島湖新聞網  編輯:葉青 馬峰明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排列五概率包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