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談白話
發布時間:2020-09-15 09:14:39

余書旗

汾口方言稱故事為“白話”,稱講故事為“談白話”。在電視還沒有普及之前,農村可供娛樂的方式很少,聽白話便成為那時很受歡迎的一種消遣方式。

那個年代農村識字的人不多,對傳統的經典名著知之甚少,茶余飯后所聊的大多是一些戲文的內容和舊時江湖上的一些傳聞。而可以信口開河隨便編的,便是那些妖魔鬼怪的白話了,因為那些內容即便是毫無根據,也沒有人會跟你較真。

孩子們很少有家庭作業,晚上一般是自由的,除了玩“老虎抓人”“打仗”“捉迷藏”等游戲外,就是聽白話了。夏日夜短,往往一聽就是小半夜,有時散場了,還互相嚇唬一下,會有人突然喊上一句“狐貍精來了”,那膽小的便拼命地往家里跑,鞋跑掉了也顧不上穿,撿起來慌里慌張接著跑,到家后“嘭”地一聲,把大門重重地關上,閂上門栓,生怕那“狐貍精”會追進屋里來。大人們一遍又一遍地聽著諸如“癡子女婿”“三兄弟分家”“五姐妹拜壽”等不知重復了多少遍的白話,以消磨那一點難得的空閑時光,不但不覺得無聊乏味,倒常有意猶未盡的感覺。

村里也有會談“正本”白話的人,啟璋伯便是一個。啟璋伯早年念過初中,在那時的農村算是相當有文化的人了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還是我的老師。小學一年級第二個學期開學不久,我的班主任余老師因身體原因請假一個月,正是啟璋伯代的課。如今幾十年過去了,“春天來了,燕子飛來了……”老師那遂安普通話的領讀聲,仍時常在我耳邊回蕩。

啟璋伯從年輕的時候起一直身體不怎么好,不能像其他壯勞力那樣在生產隊掙工分,只能干一些輕巧一點的農活,譬如說翻曬、放牛,記個賬什么的。啟璋伯開始談白話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事。他年輕的時候吃了不少苦,但晚年生活卻很幸福,兒孫滿堂,家庭和睦。這舒心的日子,喚回了老人埋藏心底多年的舊愛,有事沒事便捧著厚厚的一本書,幾乎貼到像啤酒瓶底一樣厚的眼鏡上,心無旁騖地看著。

那時候,啟障伯成了“老年幫”的座上賓,只要他一到,那些先到的老人便會讓座泡茶,很受歡迎。啟璋伯的白話是現炒現賣的,第二天要談的,都是頭天書上所看的內容,且都是老人們喜歡聽的,“薛仁貴征東”“薛仁貴征西”“三請樊梨花”“唐伯虎追秋香”等等。談著談著,啟璋伯白話談得好的消息便傳到鄰村的“老年幫”去了,鄰村來人請啟璋伯去他們村談白話,啟障伯欣然應允。鄰村的老人們非常高興,每次啟璋伯去的那天,他們都會早早地備好茶水和午餐,倘若是冬天,還會備上一個暖暖的火爐。村里的阿元伯比啟璋伯小幾歲,是個熱心腸的人,他擔心啟璋伯高度近視的眼睛走路不利索,便每次執意陪著啟璋伯一起去,我曾多次看見他們并肩走在去鄰村的路上,心里很是感動。

啟璋伯走了有些年頭了,很多人都很想念他,特別是那些經常聽他談白話的人。

千島湖新聞網  編輯:葉青 馬峰明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排列五概率包码技巧